一阵阵牛奶的香气飘入我的鼻孔中,我睁开了眼睛。 阳光从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我的身上,真是暖活。 我伸了伸腿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盖在被子上的衣服。 下床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而窗外早已经摆好了一杯热热的牛奶, 我拿起杯子一口气将里面的牛奶喝下。 说实话,刚挤出的新鲜牛奶并不怎麽好喝而且还带着一股微微的骚味,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新鲜劲所以才让工人每天帮我准备一杯。 喝完了牛奶后我走进卫生间去洗脸刷牙, 一切都弄好了我才出去吃饭。 我是一个厂长,自己搞了一个奶牛养殖以及一个乳品加工厂, 主要就是制作奶粉以及奶酪之类的东西。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条件非常的差,后来经过我以及一批工人的努力我们的奶粉以及奶酪都有了一定的名声, 但是后来因为出了一个劣质奶粉事件害的我的生意也不好了。 我也喜欢钱,但是却没有想过弄假东西。 后来生意越来越差最后我们同一个大公司合并了, 其实是我们被兼并了。 我还在这个厂子作厂长,只是很少亲自去动手了, 每天只是处理一些工人的事情现在我们只管生産, 销售那方面是总公司的事情我每天也很清闲。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后我走到了取奶车间, 这里是公司女人最多的地方男人大都在养殖场里, 让那些家伙摸人奶谁都愿意挤牛奶就不行了。 所以这里有那麽十几个女工每天上午五点到下午四点工作, 晚上休息其实不是让人休息,是让牛休息。 说起来我现在在的这个公司不是个小公司, 规模庞大实力雄厚,在全国也排的上名。 取奶这一环节早就应该由机器来完成了,但是公司经理出于可以解决部分剩余劳动力的问题, 所以只是几个分厂安装了自动设备我们这里还是由人来完成。 其实是当地政府同我们的总经理商量好了, 每安排一个人劳动力政府就会给公司一定的补偿 结果每个车间都安排了十几个人是都有职业了, 可是这样挤出的奶就不卫生了没准哪一天有人喝奶在喝出什麽事来就麻烦了。 我一走进取奶车间就闻到了一阵阵的香气, 一些穿着制服戴口罩的女人在那里忙碌着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依然阻挡不了她们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看到我走进来后大家都同我打招唿。 「呵呵,大家忙,不用管我。 」我说,看着女工们熟练的挤奶动作都是一种享受。 看着她们的手在那里松紧适中的揉搓着那硕大的乳房我不禁有点想入非非了。 虽然那乳房是牛的乳房。 这时候负责这个车间的管理员走了过来, 「厂长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你出来一下好吗?」「什麽事啊?」我问, 但是还是跟着她走了出来。 到了车间外面,她看看左右没人然后低声的说, 「一些工人说这车间晚上闹鬼!」「什麽?」我听了后都想笑 都什麽年代了怎麽还有人说闹鬼呢。 「没错,这几天晚上都有人听见车间里面有人在哭, 而且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她神秘的说。 「这样啊,你把钥匙给我,我晚上过来看一下。 这事先不要同其他人说,不然大家都会影响不好。 」我说。 「行。 我先去工作了。 」她说着转身走回了车间。 我虽然不怎麽信有鬼这种说法,但是这里工作的员工大多是农村的, 她们可是信的很。 我又在四处转了几圈然后到总经理那汇报一下情况。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的特别快,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了, 今天还要去车间看看那「鬼」的真相呢我拿起钥匙就本车间去。 晚上的车间只有一点的亮光,那是一些机器的指示灯的光, 晚上的车间依然充斥着阵阵的奶香我找到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等着。 这个车间很大,如果不大的话怎麽能放的下十几头牛, 车间里还有一两头奶牛关在这因为现在牛多了, 牛棚还在扩建中所以这里也经常会有几头牛。 我坐了一会就听到有脚步声,这个车间有两个门, 人进的门和牛进的门现在人走的门已经被我锁上了。 那脚步声响了几声后就停下了。 我等了一会,然后慢慢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靠了过去, 就在我还在摸索着前进的时候又有声音传来那是痛苦的呻吟声, 乍一听上去真像是鬼哭狼嚎一样。 「什麽人?」我大叫一声冲了过去,并打开手电筒。 「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手电光的照耀下我看见了一头花奶牛,它睁大眼睛望着我, 我也望着它。 在往下看我才看到了主体。 在牛的身下有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一个没穿衣服望着我的女人一个没穿衣服望着我的女人同时她躺在牛的身下, 双腿分开左手抓住牛的乳头按在自己的阴部。 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这车间的工人叫李春晓, 是个混血。 母亲是俄罗斯那面的人。 记得第一次听到她名字的时候我听到的是: 你吹箫。 她就是附近镇上的人,今年已经三十五了,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老实。 她长的很富态,脸有点圆一头不是很长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 她是工厂里有数几个让我注意的女人之一至于我注意她完全是因为她胸部大的像牛的乳房一般。 这里是奶牛厂,厂里四处可以见到乳房大的离谱, 乳头长的过人的奶牛但是却有几个女人,她们的胸看起来不比那些牛逊色, 李春晓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注意她所以我时不时的打听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她现在已经离婚了因为丈夫抢劫杀人,现在她自己一个人和父母住在一起。 「春晓……」我吓了一跳,手电差点掉到地上。 「厂长……我……我……」她不知道说什麽好了, 立刻从牛身下钻了出来站直了身体。 我的手电不由自主的照在了她的乳房上。 真的是一对豪乳啊,乳房太大了还有点下垂, 不过越是这样越能勾起人的欲望。 她的乳沟很深,不知道把阴茎插进去会是什麽感觉。 两个乳房微微的向两侧突出,两个乳头也是又大又黑, 同雪白的乳房相互映衬。 「春晓,你是厂里的老职工了,有什麽事可以向我反映吗, 这……这是做什麽呢?」我说着用手电在她身上晃了几晃。 「厂长……我…我……请不要告诉其他人, 要不然我没办法在这里做了。 」她带着哭腔说。 我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在身,上然后趁机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立刻像触电般的麻了一下,真是够劲的乳房。 「你……你不是第一次了吧?」我说。 「嗯。 」她点了点头。 我拉过了两张挤奶用的椅子,然后我们坐了下来。 我实在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用牛的乳头手淫, 弄不好都有可能被牛踩死。 「厂长,我……我以后还想继续在这里工作, 所以……所以请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她说着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 这明显是在诱惑我犯思想错误啊。 「好……好……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当我说完这话后我才发现居然没经过大脑考虑, 当然我的手也粘在了她的乳房上半天没有动既然都到这份上了什麽思想之类的先放一边去吧。 她笑了,然后把手电从我手里取下并把我拿手电的手按在了她的另一只乳房上。 我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一阵疼痛直奔大脑。 这不是做梦。 手电的光照在她的身上,虽然外面已经很冷, 但是为了保持室内的温度让奶牛有一个好的环境 所以这里开着空调而且温度在二十度左右,尽管如此她身上还是起了鸡皮疙瘩。 我双手在揉搓着她的双乳感觉很是舒服, 玩了半天我才想起来她身上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呢 而且我要运动的也不止是双手而已。 我松开手然后蹲在地上,把脸贴在她的双乳之间, 唿吸着奶香同她体味结合的味道。 她双手楼着我的脖子,身体像哄小孩一样左右轻轻的摇晃。 「你的这里真大,天生的吗?」我说完含住她的一个乳头用舌头轻轻的玩弄着。 「嗯……」她的声音有点发颤,没想到她的乳房这麽的敏感, 「我……我妈妈的也很大啊。 」我不再说话了,她这是遗传啊。 我在电视上安看过那些外国妇女,她们的乳房不是丰满二字可以形容的, 可以说是肥硕了。 她的双腿微微的分开,我的右手从她的乳房上慢慢的转移, 然后来大她的阴部。 因为刚才自慰的原因,所以她那里已经有很多水了, 我摸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居然连这里也有奶味。 她的乳头被我的舌头不断挑逗已经完全进入状态, 就连乳晕上的小疙瘩都硬了起来。 我的右手中指在她的阴道内轻轻的搅动着同时大拇指抠着她的阴蒂。 「嗯……用力……用力……」她闭着眼睛, 同时双手在我的后背上一通的乱摸。 记得以前在城里找小姐的时候,我每次用力干的时候小姐总是喊轻点、轻点的, 没想到她却相反。 我松开她的乳头,她立刻低头下来同我吻在一起一条舌头如同章鱼般牢牢的缠住我的舌头。 我没有动,任由她的舌头在我的口内搅动着。 她现在已经坐到了我的怀里,我坐在地上,一只手玩弄她的乳房一只手在她的阴道内抠着。 她的左手慢慢的伸到我的裤子内抓住了我的阴茎, 然后用拇指在龟头上不断的摩擦着弄的尿眼处一阵阵的酸麻。 我把她放在了小椅子上,然后站了起来。 还没有等我动手她已经开始解我的皮带了,而且熟练程度让我吃惊, 几下我的裤子就被拉了下来而她立刻迫不及待的将阴茎含在口里用力的吮吸起来。 温暖的感觉包围了阴茎,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担心一动的话这奇妙舒服,惬意的感觉就会消失掉。 她的左手抓睾丸,右手则摸着我的屁股。 而她的口技更是厉害,又是吹,又是吸,舌头不断的在龟头表面来回的刮动, 而且牙齿、上腭、嘴唇所有能用的部位全部都用上了。 几次我险些控制不住在她的口内射精。 我看住她的头用力的将龟头顶到她的喉咙, 然后又拉出来。 她的舌尖用力的往尿眼里钻。 「怎麽样,我的这个有你的丈夫的那个大吗?」我一时兴起问了一句。 「比他的好多了,他每次只要被我一吹就射出来了。 一点也不配合。 」她说着张口将我的睾丸含在口里。 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把阴茎从她的口拉了出来。 她跪在椅子上后双手端着自己的乳房然后向乳房中间吐了点口水, 接着拿过我的阴茎用龟头不断的敲打着她的乳头。 几下之后我就感觉龟头上有一种火烧般的疼痛, 伴随着疼痛的是一种麻痹这两种感觉夹在一起。 她用乳头不断摩擦着我的尿眼,还不时用舌头来舔一下。 我可是在受不了这罪了于是把阴茎用力的插到她的双乳房之间, 然后用力的抽动起来。 阴茎在她的乳房之间摩擦着,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她的身体。 她跪在那里用双手按住两个乳房尽力夹住我粗大的阴茎。 我低头看了看她,她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用左手手臂托起两个乳房, 另一只手抓住我的睾丸。 当我用力的插入时她就用力的捏一下,一捏一松同我配合的相当的默契。 我拿过手电照着她的乳房,发黑的乳头同我深色的龟头一起十分的相称, 她的乳房之间也因为我的大力摩擦而变得红红的。 她笑着把手电拿了过去反过来照着我的阴茎, 然后用冰凉的手电不断的敲打着最后将阴囊盖在手电上, 好凉。 手电的光透过阴囊变暗了不少。 我把龟头塞到她的口中用力的抽插了片刻, 直到龟头有点疼为止。 我拉出阴茎,然后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头。 她立刻拿起衣服铺在地上,然后跪在衣服上撅起了浑圆的臀部, 两个乳房垂了下来真的不比牛乳小到哪里去。 我跪在她的后面,然后用阴茎轻轻的摩擦着她的阴部, 我忽然好奇的拿起手电仔细的看着她的阴部同大多女人的一样, 她的阴部没什麽特别的倒是那丛阴毛让我有了兴趣, 那是一丛金毛。 我感到很奇怪,因为她的头发是黑色的, 怎麽阴毛却是金色的呢?我摸了几把很是柔软, 管它怎麽来的呢?玩个过瘾在说吧。 她跪在那里摇了摇屁股,看样子是等不及了, 我分开她的两片厚阴唇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 我还没有动她就已经运动起来了,而且动作异常的激烈, 她的身体不断的前后运动阴道居然还很紧,我抽插起来十分的过瘾。 「啊……啊……」她已经呻吟起来了。 我的龟头被她的阴道紧紧的夹住,每次抽插都有强烈的快感, 龟头更好象要被她夹断一样。 阴茎在抽插中慢慢的又大了许多。 她忽然伸手抓住了前面牛的乳房,那头奶牛来回的动了几下, 但是因为栏杆的作用所以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她双手抓着牛的乳头慢慢的揉搓着。 我看的性起,于是压在她的后背上,双手从她的胳膊下伸过握住她的乳房, 同时阴茎也在不断的向她阴道更深处进发。 她大概是承受不了我身体的重量,所以很快就松开了牛的乳房, 双手按在地下身体承受着我的撞击。 真是太舒服啊!不止是阴茎上的感觉,只要是同她的身体有接触的部位都是那麽的舒坦, 她的身体也很丰满肌肉匀称,除了乳房之外。 「嗯……嗯……嗯……」她大声的呻吟着, 我担心她在这样叫非把人叫来不可于是扳过她的头, 用我的口将她的嘴唇封住。 她的舌头立刻伸到我的口中同我的舌头热烈的交织在一起。 我就这样跪在地上,阴茎不断的从她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的动作已经放缓了, 但是我却还有力气依然不知疲倦的抽插着。 她忽然阴道用力一挤,居然把我的阴茎给挤了出来。 「怎麽了?」我问。 「好累啊……」她站起身来说。 我立刻坐在椅子上然后伸开双腿,她明白我的意思, 于是走了过来坐到我的腿上。 我抓着阴茎找到了她阴道的位置,然后又插了进去。 她立刻紧紧的抱着我的肩膀,身体上下套弄的速度不是很快, 但是幅度却很大。 我甚至担心会把她的子宫给撞穿了。 我低头咬住她的一乳头,双手则抱着她的腰。 这种姿势真的不错,刚才我总想深入一点,但是却有两个屁股在阻挡我前进的道路, 现在好了我们之间没有了距离,再加上她的体重, 所以每次我都插的很深。 她的双手移到了我的头上,而且抱的很紧, 我一不留神整个脸陷入她的双乳中顿时唿吸困难, 手足无措。 我想要挣扎出来,但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抱得我更紧了, 而且阴道开始收缩起来。 我知道她的高潮要到了,果然她双手更加用力的搂着我的脖子, 我正想出来换气结果又被按了回去。 她套弄速度越来越快,椅子「吱吱」的抗议着。 阴茎被紧紧的夹住,头被紧紧的按住,就当我意识要模煳的时候, 她忽然松开了双手。 我立刻从她的乳房坟墓中爬了出来。 「唿……」我用力的唿吸几下,总算活下来了。 她正沐浴在高潮中,整个人都像虚脱似的趴在我身上。 我慢慢拉出阴茎,然后把她放在椅子上。 她的手抓着沾满液体的阴茎摸了两下,然后又张开嘴用她的舌头替我清理了一下。 她倒是好,这麽快就过瘾了,我可是还吊在那里呢。 我把阴茎抽了出来又放在她的双乳之间用力的摩擦起来, 她双手按住两个乳房也用力的动了起来。 随着速度的加快、力度的加大,很快我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阴茎底部一直上升到龟头。 「噗……」一股浓浓的、热热的精液喷了出来, 落到她的脸上和胸上。 我终于也完成了任务,坐在那里。 「你射了好多啊!」她说着,伸舌头舔着嘴唇边的精液, 双手按着乳房将双乳中间的精液涂抹均匀。 就这样,车间又恢复了正常,传闻中的闹鬼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李春晓依然过着上午上班晚上下班的生活, 她的乳房还是那麽大只是她晚上下班后不是立刻回家而是到我那里去帮我收拾房间。 我还是过着以前的生活,早上起来依然要喝一杯奶。 不过这次是有人喂我喝了,我也乐的清闲,并准备多「开发」几个像李春晓这样的女人。 工厂里的奶牛也还是过着每天被人「蹂躏」的日子, 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一阵阵牛奶的香气飘入我的鼻孔中,我睁开了眼睛。 阳光从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我的身上,真是暖活。 我伸了伸腿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盖在被子上的衣服。 下床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而窗外早已经摆好了一杯热热的牛奶, 我拿起杯子一口气将里面的牛奶喝下。 说实话,刚挤出的新鲜牛奶并不怎麽好喝而且还带着一股微微的骚味,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新鲜劲所以才让工人每天帮我准备一杯。 喝完了牛奶后我走进卫生间去洗脸刷牙, 一切都弄好了我才出去吃饭。 我是一个厂长,自己搞了一个奶牛养殖以及一个乳品加工厂, 主要就是制作奶粉以及奶酪之类的东西。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条件非常的差,后来经过我以及一批工人的努力我们的奶粉以及奶酪都有了一定的名声, 但是后来因为出了一个劣质奶粉事件害的我的生意也不好了。 我也喜欢钱,但是却没有想过弄假东西。 后来生意越来越差最后我们同一个大公司合并了, 其实是我们被兼并了。 我还在这个厂子作厂长,只是很少亲自去动手了, 每天只是处理一些工人的事情现在我们只管生産, 销售那方面是总公司的事情我每天也很清闲。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后我走到了取奶车间, 这里是公司女人最多的地方男人大都在养殖场里, 让那些家伙摸人奶谁都愿意挤牛奶就不行了。 所以这里有那麽十几个女工每天上午五点到下午四点工作, 晚上休息其实不是让人休息,是让牛休息。 说起来我现在在的这个公司不是个小公司, 规模庞大实力雄厚,在全国也排的上名。 取奶这一环节早就应该由机器来完成了,但是公司经理出于可以解决部分剩余劳动力的问题, 所以只是几个分厂安装了自动设备我们这里还是由人来完成。 其实是当地政府同我们的总经理商量好了, 每安排一个人劳动力政府就会给公司一定的补偿 结果每个车间都安排了十几个人是都有职业了, 可是这样挤出的奶就不卫生了没准哪一天有人喝奶在喝出什麽事来就麻烦了。 我一走进取奶车间就闻到了一阵阵的香气, 一些穿着制服戴口罩的女人在那里忙碌着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依然阻挡不了她们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看到我走进来后大家都同我打招唿。 「呵呵,大家忙,不用管我。 」我说,看着女工们熟练的挤奶动作都是一种享受。 看着她们的手在那里松紧适中的揉搓着那硕大的乳房我不禁有点想入非非了。 虽然那乳房是牛的乳房。 这时候负责这个车间的管理员走了过来, 「厂长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你出来一下好吗?」「什麽事啊?」我问, 但是还是跟着她走了出来。 到了车间外面,她看看左右没人然后低声的说, 「一些工人说这车间晚上闹鬼!」「什麽?」我听了后都想笑 都什麽年代了怎麽还有人说闹鬼呢。 「没错,这几天晚上都有人听见车间里面有人在哭, 而且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她神秘的说。 「这样啊,你把钥匙给我,我晚上过来看一下。 这事先不要同其他人说,不然大家都会影响不好。 」我说。 「行。 我先去工作了。 」她说着转身走回了车间。 我虽然不怎麽信有鬼这种说法,但是这里工作的员工大多是农村的, 她们可是信的很。 我又在四处转了几圈然后到总经理那汇报一下情况。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的特别快,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了, 今天还要去车间看看那「鬼」的真相呢我拿起钥匙就本车间去。 晚上的车间只有一点的亮光,那是一些机器的指示灯的光, 晚上的车间依然充斥着阵阵的奶香我找到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等着。 这个车间很大,如果不大的话怎麽能放的下十几头牛, 车间里还有一两头奶牛关在这因为现在牛多了, 牛棚还在扩建中所以这里也经常会有几头牛。 我坐了一会就听到有脚步声,这个车间有两个门, 人进的门和牛进的门现在人走的门已经被我锁上了。 那脚步声响了几声后就停下了。 我等了一会,然后慢慢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靠了过去, 就在我还在摸索着前进的时候又有声音传来那是痛苦的呻吟声, 乍一听上去真像是鬼哭狼嚎一样。 「什麽人?」我大叫一声冲了过去,并打开手电筒。 「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手电光的照耀下我看见了一头花奶牛,它睁大眼睛望着我, 我也望着它。 在往下看我才看到了主体。 在牛的身下有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一个没穿衣服望着我的女人一个没穿衣服望着我的女人同时她躺在牛的身下, 双腿分开左手抓住牛的乳头按在自己的阴部。 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这车间的工人叫李春晓, 是个混血。 母亲是俄罗斯那面的人。 记得第一次听到她名字的时候我听到的是: 你吹箫。 她就是附近镇上的人,今年已经三十五了,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老实。 她长的很富态,脸有点圆一头不是很长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 她是工厂里有数几个让我注意的女人之一至于我注意她完全是因为她胸部大的像牛的乳房一般。 这里是奶牛厂,厂里四处可以见到乳房大的离谱, 乳头长的过人的奶牛但是却有几个女人,她们的胸看起来不比那些牛逊色, 李春晓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注意她所以我时不时的打听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她现在已经离婚了因为丈夫抢劫杀人,现在她自己一个人和父母住在一起。 「春晓……」我吓了一跳,手电差点掉到地上。 「厂长……我……我……」她不知道说什麽好了, 立刻从牛身下钻了出来站直了身体。 我的手电不由自主的照在了她的乳房上。 真的是一对豪乳啊,乳房太大了还有点下垂, 不过越是这样越能勾起人的欲望。 她的乳沟很深,不知道把阴茎插进去会是什麽感觉。 两个乳房微微的向两侧突出,两个乳头也是又大又黑, 同雪白的乳房相互映衬。 「春晓,你是厂里的老职工了,有什麽事可以向我反映吗, 这……这是做什麽呢?」我说着用手电在她身上晃了几晃。 「厂长……我…我……请不要告诉其他人, 要不然我没办法在这里做了。 」她带着哭腔说。 我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在身,上然后趁机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立刻像触电般的麻了一下,真是够劲的乳房。 「你……你不是第一次了吧?」我说。 「嗯。 」她点了点头。 我拉过了两张挤奶用的椅子,然后我们坐了下来。 我实在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用牛的乳头手淫, 弄不好都有可能被牛踩死。 「厂长,我……我以后还想继续在这里工作, 所以……所以请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她说着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 这明显是在诱惑我犯思想错误啊。 「好……好……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当我说完这话后我才发现居然没经过大脑考虑, 当然我的手也粘在了她的乳房上半天没有动既然都到这份上了什麽思想之类的先放一边去吧。 她笑了,然后把手电从我手里取下并把我拿手电的手按在了她的另一只乳房上。 我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一阵疼痛直奔大脑。 这不是做梦。 手电的光照在她的身上,虽然外面已经很冷, 但是为了保持室内的温度让奶牛有一个好的环境 所以这里开着空调而且温度在二十度左右,尽管如此她身上还是起了鸡皮疙瘩。 我双手在揉搓着她的双乳感觉很是舒服, 玩了半天我才想起来她身上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呢 而且我要运动的也不止是双手而已。 我松开手然后蹲在地上,把脸贴在她的双乳之间, 唿吸着奶香同她体味结合的味道。 她双手楼着我的脖子,身体像哄小孩一样左右轻轻的摇晃。 「你的这里真大,天生的吗?」我说完含住她的一个乳头用舌头轻轻的玩弄着。 「嗯……」她的声音有点发颤,没想到她的乳房这麽的敏感, 「我……我妈妈的也很大啊。 」我不再说话了,她这是遗传啊。 我在电视上安看过那些外国妇女,她们的乳房不是丰满二字可以形容的, 可以说是肥硕了。 她的双腿微微的分开,我的右手从她的乳房上慢慢的转移, 然后来大她的阴部。 因为刚才自慰的原因,所以她那里已经有很多水了, 我摸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居然连这里也有奶味。 她的乳头被我的舌头不断挑逗已经完全进入状态, 就连乳晕上的小疙瘩都硬了起来。 我的右手中指在她的阴道内轻轻的搅动着同时大拇指抠着她的阴蒂。 「嗯……用力……用力……」她闭着眼睛, 同时双手在我的后背上一通的乱摸。 记得以前在城里找小姐的时候,我每次用力干的时候小姐总是喊轻点、轻点的, 没想到她却相反。 我松开她的乳头,她立刻低头下来同我吻在一起一条舌头如同章鱼般牢牢的缠住我的舌头。 我没有动,任由她的舌头在我的口内搅动着。 她现在已经坐到了我的怀里,我坐在地上,一只手玩弄她的乳房一只手在她的阴道内抠着。 她的左手慢慢的伸到我的裤子内抓住了我的阴茎, 然后用拇指在龟头上不断的摩擦着弄的尿眼处一阵阵的酸麻。 我把她放在了小椅子上,然后站了起来。 还没有等我动手她已经开始解我的皮带了,而且熟练程度让我吃惊, 几下我的裤子就被拉了下来而她立刻迫不及待的将阴茎含在口里用力的吮吸起来。 温暖的感觉包围了阴茎,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担心一动的话这奇妙舒服,惬意的感觉就会消失掉。 她的左手抓睾丸,右手则摸着我的屁股。 而她的口技更是厉害,又是吹,又是吸,舌头不断的在龟头表面来回的刮动, 而且牙齿、上腭、嘴唇所有能用的部位全部都用上了。 几次我险些控制不住在她的口内射精。 我看住她的头用力的将龟头顶到她的喉咙, 然后又拉出来。 她的舌尖用力的往尿眼里钻。 「怎麽样,我的这个有你的丈夫的那个大吗?」我一时兴起问了一句。 「比他的好多了,他每次只要被我一吹就射出来了。 一点也不配合。 」她说着张口将我的睾丸含在口里。 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把阴茎从她的口拉了出来。 她跪在椅子上后双手端着自己的乳房然后向乳房中间吐了点口水, 接着拿过我的阴茎用龟头不断的敲打着她的乳头。 几下之后我就感觉龟头上有一种火烧般的疼痛, 伴随着疼痛的是一种麻痹这两种感觉夹在一起。 她用乳头不断摩擦着我的尿眼,还不时用舌头来舔一下。 我可是在受不了这罪了于是把阴茎用力的插到她的双乳房之间, 然后用力的抽动起来。 阴茎在她的乳房之间摩擦着,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她的身体。 她跪在那里用双手按住两个乳房尽力夹住我粗大的阴茎。 我低头看了看她,她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用左手手臂托起两个乳房, 另一只手抓住我的睾丸。 当我用力的插入时她就用力的捏一下,一捏一松同我配合的相当的默契。 我拿过手电照着她的乳房,发黑的乳头同我深色的龟头一起十分的相称, 她的乳房之间也因为我的大力摩擦而变得红红的。 她笑着把手电拿了过去反过来照着我的阴茎, 然后用冰凉的手电不断的敲打着最后将阴囊盖在手电上, 好凉。 手电的光透过阴囊变暗了不少。 我把龟头塞到她的口中用力的抽插了片刻, 直到龟头有点疼为止。 我拉出阴茎,然后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头。 她立刻拿起衣服铺在地上,然后跪在衣服上撅起了浑圆的臀部, 两个乳房垂了下来真的不比牛乳小到哪里去。 我跪在她的后面,然后用阴茎轻轻的摩擦着她的阴部, 我忽然好奇的拿起手电仔细的看着她的阴部同大多女人的一样, 她的阴部没什麽特别的倒是那丛阴毛让我有了兴趣, 那是一丛金毛。 我感到很奇怪,因为她的头发是黑色的, 怎麽阴毛却是金色的呢?我摸了几把很是柔软, 管它怎麽来的呢?玩个过瘾在说吧。 她跪在那里摇了摇屁股,看样子是等不及了, 我分开她的两片厚阴唇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 我还没有动她就已经运动起来了,而且动作异常的激烈, 她的身体不断的前后运动阴道居然还很紧,我抽插起来十分的过瘾。 「啊……啊……」她已经呻吟起来了。 我的龟头被她的阴道紧紧的夹住,每次抽插都有强烈的快感, 龟头更好象要被她夹断一样。 阴茎在抽插中慢慢的又大了许多。 她忽然伸手抓住了前面牛的乳房,那头奶牛来回的动了几下, 但是因为栏杆的作用所以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她双手抓着牛的乳头慢慢的揉搓着。 我看的性起,于是压在她的后背上,双手从她的胳膊下伸过握住她的乳房, 同时阴茎也在不断的向她阴道更深处进发。 她大概是承受不了我身体的重量,所以很快就松开了牛的乳房, 双手按在地下身体承受着我的撞击。 真是太舒服啊!不止是阴茎上的感觉,只要是同她的身体有接触的部位都是那麽的舒坦, 她的身体也很丰满肌肉匀称,除了乳房之外。 「嗯……嗯……嗯……」她大声的呻吟着, 我担心她在这样叫非把人叫来不可于是扳过她的头, 用我的口将她的嘴唇封住。 她的舌头立刻伸到我的口中同我的舌头热烈的交织在一起。 我就这样跪在地上,阴茎不断的从她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的动作已经放缓了, 但是我却还有力气依然不知疲倦的抽插着。 她忽然阴道用力一挤,居然把我的阴茎给挤了出来。 「怎麽了?」我问。 「好累啊……」她站起身来说。 我立刻坐在椅子上然后伸开双腿,她明白我的意思, 于是走了过来坐到我的腿上。 我抓着阴茎找到了她阴道的位置,然后又插了进去。 她立刻紧紧的抱着我的肩膀,身体上下套弄的速度不是很快, 但是幅度却很大。 我甚至担心会把她的子宫给撞穿了。 我低头咬住她的一乳头,双手则抱着她的腰。 这种姿势真的不错,刚才我总想深入一点,但是却有两个屁股在阻挡我前进的道路, 现在好了我们之间没有了距离,再加上她的体重, 所以每次我都插的很深。 她的双手移到了我的头上,而且抱的很紧, 我一不留神整个脸陷入她的双乳中顿时唿吸困难, 手足无措。 我想要挣扎出来,但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抱得我更紧了, 而且阴道开始收缩起来。 我知道她的高潮要到了,果然她双手更加用力的搂着我的脖子, 我正想出来换气结果又被按了回去。 她套弄速度越来越快,椅子「吱吱」的抗议着。 阴茎被紧紧的夹住,头被紧紧的按住,就当我意识要模煳的时候, 她忽然松开了双手。 我立刻从她的乳房坟墓中爬了出来。 「唿……」我用力的唿吸几下,总算活下来了。 她正沐浴在高潮中,整个人都像虚脱似的趴在我身上。 我慢慢拉出阴茎,然后把她放在椅子上。 她的手抓着沾满液体的阴茎摸了两下,然后又张开嘴用她的舌头替我清理了一下。 她倒是好,这麽快就过瘾了,我可是还吊在那里呢。 我把阴茎抽了出来又放在她的双乳之间用力的摩擦起来, 她双手按住两个乳房也用力的动了起来。 随着速度的加快、力度的加大,很快我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阴茎底部一直上升到龟头。 「噗……」一股浓浓的、热热的精液喷了出来, 落到她的脸上和胸上。 我终于也完成了任务,坐在那里。 「你射了好多啊!」她说着,伸舌头舔着嘴唇边的精液, 双手按着乳房将双乳中间的精液涂抹均匀。 就这样,车间又恢复了正常,传闻中的闹鬼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李春晓依然过着上午上班晚上下班的生活, 她的乳房还是那麽大只是她晚上下班后不是立刻回家而是到我那里去帮我收拾房间。 我还是过着以前的生活,早上起来依然要喝一杯奶。 不过这次是有人喂我喝了,我也乐的清闲,并准备多「开发」几个像李春晓这样的女人。 工厂里的奶牛也还是过着每天被人「蹂躏」的日子, 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